叶黎侬散乱的书房_新浪博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3 19:48)

三月花绘

——首届常熟籍女画家作品展

画家创作是把生活提炼成作品,我们看画展是把她们的作品还原为生活。

我们总是试图要解读画家们的那些画,她们通过那些画在表达什么?

在她们那里,没有大江大海、没有崇山峻岭、没有大开大阖、更没有历史的波涛在画面上翻云覆雨;有的只是花花草草、有的只是一段平常日子、有的只是自自然然、还有的只是一点点个人的情感。格局也娇小。品质也阴柔。但是,她们其实是最接近生活本真的,她们要揭示的也许就是别人费了一生的光阴转了一大圈撞了南墙到了黄河又回到起点才明白的人生要义、才忽然间明白过来的“恍然大悟”。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女画家们对于生活所抱的态度、对于艺术所持的理念,其实都在她们的画中了。

无论怎样,她们的作品都是现实的生活的回声、是自然给予的馈赠。苏轼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因此,无论是谁,我们都应心怀感恩。

于行家而言看看门道看看艺术手法看看她们的传承,于大众而言接受熏陶开开眼界有所感悟,这就足矣。

三位女画家分别是饶薇、曹梦恬、顾燕,她们有共同点,都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都有硕士学位,都是常熟人。然而她们也还有各自的个性,就像三月的人间或者三月的原野,人有千面,花有百种,她们专注地成为有追求的自己。这是非常值得点赞的!

岁月静好,安然若素。三月是她们的日子,也是春天的日子。

 

  

  这是去年三月应主办方之邀,为首届常熟籍女画家作品展写的前言。放在这里,作个留存。因为刚好又是三月,又是花绘的世界了。

  已经好长时间不打理博客,现在都使用微信了,博客大约没有微信方便吧,这一阵忙着《读书台》文丛后续书稿的出版事宜(第一种《平襟亚传》已出)。今天要回复一位学历史的校友的咨讯,便上来看看,校友问的是《周神宝卷》的出处。《周神宝卷》是余鼎君先生整理的,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中国常熟宝卷》也已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了。

  《猴年捉妖记》还在“待续”中,揭秘还没完成,我也早没了兴致,可总是有人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问妖怪是谁、捉到了没有?有点孩子气了不是。妖怪不是谁。怎么可能是谁?如果是个具体的人,那事情真是太好了、世道真是太清净了。吴承恩、蒲松龄都是与妖怪打交道的人,文学素养好的自然明白他们确实的指向。词作家乔羽是高手。人家是明白人。可有的人不明白啊,那就随他去喽。最近还在看一本书,无关妖怪,是商参等著的《民国乡土儿童游戏》。会找到一些和常熟相同的儿童游戏(或者是我们那一代人的游戏)。这类游戏是有童谣的。只是该书的条目大部分是从民间征集的,所以文笔只能要求把“游戏”表述清楚已经算不错了。116—117页“摸鱼儿”条却是写得生动!这是商参的文笔。

  一群赤身的小孩,在水坑里或是河的浅处洗澡(俗称打〩〤ㄊㄥ,以搏水的声音名之也)。有的会立浮(浮是游泳,立浮是游泳的名称,说是只用脚抟水,手还可以擎什么东西湿不了),有的会坐浮,顶粗浅的也会狗刨,更有把裤子弄成一个大汽球似的骑上去,这叫做骑水牛。但是顶有趣的,我记着是摸鱼儿。

  摸鱼儿可以叫水中捉迷藏。有两个孩子作捉鱼的,其余都算鱼。他们在岸上用青泥巴把身上涂了,喊个口号,一齐跳下水去。鱼们都钻在水底去,捉鱼的看他们逃去的梭头,前去捉拿。这时鱼要露出头来,看看被渔翁捉去,他们可以用水激射渔翁,以便逃去。所以这时呼声震天,快乐非常,被捉的当然替代渔翁的职务了。

记得我在国民学校读书,宋瞎子的水坑就是我们的游泳池。每逢先生白天午睡,我们就溜出去打〩〤ㄊㄥ.可是后来先生晓得了,他醒过来,在每人身上指头抓一下,抓得印儿发白的,就可以证明谁又去打〩〤ㄊㄥ,这一个耳光子就挨上了。我的游泳学不好,未必不是他老先生的好训教。可是到北京来了以后,糟了,除了洗澡堂里,几乎没有可以下去玩玩的水,那么游泳好又有煞用?

 

 商参写上面这一段时是1926年,那时北京已经几乎没有可以下去玩玩的水,何况今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猴年捉妖记

——我与“浙大副教授郭汾阳抄袭案”大揭秘

题 解

昨日就有人看了博文表示比较起来“求宽恕,请给我一个理由”好些,捉妖记让人联想到一部电影。我已说过题目是无所谓的了。但既然用了,又有人提出建议,那我就作一个“题解”。皆大欢喜。

“猴年”是今年为农历的丙申年,“捉妖记”确是来自于那部电影《捉妖记》,但与该电影无涉。可以料到的是会有人作过度的解读(他们想得太多了),我就多写几个字。

文字(语言)是传达信息的重要符号。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曾把语言分为两个轴线(Axis),一个是语序轴(Syntagmatic Axis,或译作毗邻轴),另一个是联想轴(Associative Axis)……要想了解一个字或一个语汇的全面意义,除了这个字或这个语汇在语序轴中出现的与其他字或其他语汇之关系所构成的意义以外,还应该注意到这个字或这个语汇在联想轴中所可能有关的一系列的语谱(Paradigm)。当一个说者或作者使用此一语汇而不使用彼一语汇之时,其含意都可以因其所引起的联想轴中的潜藏的语谱而有所不同。同时当一个听者或读者接受一个语汇时,也可能因此一语汇在其联想轴中所引起的联想而对之有不同的理解。而对于一篇作品而言,则我们一方面既可以在语序轴中对之作不同层次与不同单位的划分而作成不同的解释,更可以在联想轴中因其所引起的不同的联想而作出不同的解释。两者又可以相互影响,这种现象自然就为一篇作品所传达的意义提供了开放性基础,也为读者反应所可能造成的不同的理解提供了开放性的基础。(叶嘉莹《迦陵论词丛稿》第245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5月)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还了得。尽管索绪尔的“符号学”是重要的理论,但我想还是要就本长篇纪实所使用的字(语汇)限定其范围明确其意义,否则“诠释学”会让“纯客观之原意的难以重现”。

我是作家,我非常赞成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他的自传中所说的:“我关注的不是受害者的个人遭遇,而是这种社会现象。(《活着为了讲述》南海出版公司,第210页,201511月第1版)在该自传第243页加西亚·马尔克斯还这样写道:多年以后,我有了许多亲身体验,才如今日这般恍然大悟:小说和报道实为手足,乃一母所生。郭汾阳(散木)当然是受害者,他是学术腐败之风猖獗的受害者,我关注的是社会现象,它的土壤、它的根源、它的基础、它的成因,只有关注这些,写作才是有意义的、作品才是有意义的!那么我现在很确切地肯定“猴年捉妖记”所要捉的“妖”便是丑恶社会现象——妖风之妖!也就是我在第一章节中所说的“此中反映出什么、折射出什么”,否则还做什么作家呢?!陈希我说:“一切好作家都是反动派。”所谓的“反动派”者无非就是有点思想的吧、是有点追求的吧。

有人把我比作堂吉诃德,是在跟风车作战。现实很强大,体制很丰满。堂吉诃德爵士的行为在塞万提斯笔下是荒诞的,但是在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却有另一种描述可与此对应,那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者”。那我这么执著又为何呢?我多次跟友人说:算了,不去计较了,学术腐败与我何干?让他们灿烂下去好了。鲁迅先生早就有名言:“红肿之处,灿若桃花;溃烂之时,美若甘酪。(《随感录三十九》)”国粹啊,妙不可言。艾恺有本著作名叫《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的晚年口述。“这个世界会好吗?”借过来同问。这一问却是要问出责任感来的。很显然,我们是希望这个世界好的!

布衣书局之“布衣论坛”2016-06-24 20:46:34“鲁智深转发了李渊的报道《常熟作家举报浙大副教授抄袭》;2016-06-25 16:56:26“老版凳跟贴:抄袭是不对的。这点毫无疑问。/如果用作者本名发在学术刊物上(学术论文一般都有作者所有单位),校方是可以处理的。/如果是用笔名发《南方都市报》上,只构成叶黎侬、南都、散木三者之间的关系,跟浙大是没有关系的。我看赔3倍稿费就可以了。否则,用网名转载别人一篇文章没注明出处,也会构成抄袭的,再由ID本人所在单位来处理,就有些荒唐了。”2016-06-25 17:04:34“老版凳又提交:换言之,以作者本名发表的用于评职称或作为学术课题的学术文章,若有学术不端行为,校方可以处理。除此之外,校本没有处分的权限。”2016-06-25 18:09:01“老版凳又又提交:二话不说,先举报了人家。人家写了道歉信还嫌不诚恳。然后再次举报,希望得到如何调查的,处理结果,处分等级正式的答复。看来如果处分太轻,这先生还要第三次举报的。浙江的学术委员会也是不明事理,学校对学术不端的行为持零容忍态度这是可以的,关键是这个学术不端行为是学术委员会管辖范围内的学术不端行为(学生毕业论文、评职称相关论文、立项的学术课题),报纸上发个豆腐块文章或写个散文随笔,不要说是用笔名,就是用真名,也不归学术委员会管。”说我荒唐,那是高看我了。堂吉诃德就很荒唐么。不过,究竟谁是真正的荒唐,自有公论。2016-06-30 14:22:38“xxlslxxxx5”跟贴:就事论事,如果描述属实,我觉得作者的要求不过分。/楼上的逻辑很奇葩——换言之,用个笔名后,就可以大抄特抄,不影响个人前途。”2016-06-30 16:08:10“洞之张提交:老版凳说我看赔3倍稿费就可以了,那是很有道理的。 /可是个人有个人的看法,比如我觉得这事应该赔30万倍稿费,外加磕头赔罪——咱俩的意见,谁对谁错?谁能做评判的标准?/所以,学术上出了腐败,自然是有所在的学术单位进行处理,拿捏尺寸;如果处理的不好,受害人自然也只有找他们去讨说法。”2016-06-30 16:10:38“洞之张又一次提交:“‘二话不说,先举报了人家。’ / 这话尤其在理——大概我被賊偷了,我还得先向賊说一大堆二话,求他个同意,才能打110,真是太平国度的真君子。

我要真诚地感谢各位大侠的仗义执言!

当然,我也应感谢“老版凳”。

感谢每一个关心抄袭事件的人。

在索绪尔的“符号学”理论面前,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被所用的字或语汇给绑架,原义被弄得模糊不清,或者恰好相反。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

堂吉诃德很可笑。那没有什么。林语堂不是说:“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

再有意见,干脆这样吧:不论昨日、今日、还是明日、以及后日乃至无穷日,本长篇纪实中凡出现包括妖风妖孽妖怪妖精妖魔妖术妖气妖猴等等字眼都是指我作者本人。这并非抬扛或错置,是事实。我存在于这个社会,我是这个社会的同谋。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有责任。个体的平庸之恶会毁了社会。社会的一切丑恶现象其实与每一个人有关,每一个或许都是同谋,尽管没有直接去干什么,但是放任或视而不见,或左顾右盼患得患失,却真的比同谋的作用更糟糕。“人毕竟不是个人性,或孤绝的存在,他必然生活在一个政治共同体中,与其他人共同生活,也只有在共同体中,行动的能力,或者说卓越的政治能力才得以实现。(《反抗平庸之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4月第1版,第7页)”但“集体罪恶”不能用来为罪责开脱。汉娜·阿伦特说:与责任不同,罪过总是有针对性的;它严格地属于个体的。(《反抗平庸之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4月第1版,第153页) 

“‘……你只看我旌旗上是甚么字号,拜上玉帝:是这般官衔,再也不须动众,我自皈依;若是不遂我心,定要打上灵霄宝殿。哪吒抬头看处,乃齐天大圣四字。哪吒道:这妖猴能有多大神通,就敢称此名号!不要怕!吃吾一剑!悟空道:我只站下不动,任你砍几剑罢。那哪吒奋怒,大喝一声,叫变!即变做三头六臂,恶狠狠,手持着六般兵器,乃是斩妖剑、砍妖刀、缚妖索、降妖杵、绣球儿、火轮儿,丫丫叉叉,扑面来打。悟空见了,心惊道:这小哥倒也会弄些手段!莫无礼,看我神通!好大圣,喝声变!也变做三头六臂;把金箍棒幌一幌,也变作三条;六只手拿着三条棒架住。这场斗,真个是地动山摇,好杀也:……大圣三条如意棒,前遮后挡运机谋。苦争数合无高下,太子心中不肯休。猴王不惧呵呵笑,铁棒翻腾自运筹。唬得各洞妖王都闭户,遍山鬼怪尽藏头。发狠两家齐斗勇,不知那个刚强那个柔。……”以上一段出自《西游记》。闲话休提,言归正传。

              

 

 

1、布衣论坛截图:







 

 

2、新浪网友留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常熟讯  常熟作家叶黎侬诉浙江大学副教授郭汾阳抄袭案今天准时在常熟法院知识产权庭开庭。郭汾阳本人没有出现,委托常熟本地两位律师作为代理人出席庭审。由于事实清楚,证据充实,法庭当庭一审判决:郭汾阳抄袭事实成立。判令郭汾阳在《南方都市报》刊登致歉信,信的内容需交常熟法院审核,并赔偿叶黎侬经济损失8000元(其中精神损失费2000元)。

        常熟法院的判决是对所有文抄公们的警示,文人不能再轻佻,要认真做好自己的功课,保持业界良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我省会员作家陈广德诉辽宁教授诗歌抄袭一案审结 

201305232212由www.yzc191.com作家协会ca888亚洲城作家网发布)

  ca888亚洲城文艺网讯 725日,省作协会员、徐州市作家陈广德状告辽宁作家赵福君诗歌抄袭一案,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经法院调解,赵福君向陈广德当庭道歉,并赔偿1.2万元。 

  2007年年初,徐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www.yzc191.com作家协会会员、二级作家陈广德先生,在文友的提醒下得知,由沈阳文联主办的《诗潮》双月刊杂志,在2007年第1期封三上刊发的一首诗《箫声》,与他发表在1992年《诗刊》第5期上的诗《那夜》基本相同。《那夜》一共16行,而《箫声》共计15行,其中6行照搬《那夜》,其他9行意思相似,有的只改动极少数几个字,如列车改成汽车等(两首诗原文附后)。同时,通过调查了解,赵福君这首新诗还收录在了2004年出版的中英文对照《赵福君短诗选》一书中。据《诗潮》的作者简介显示,《箫声》的作者为赵福君,笔名福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写作协会副会长、教授。 

  获悉赵福君涉嫌抄袭后,陈广德与在辽宁省铁岭师专任教的赵福君取得了联系,要求他道歉并挽回影响,但赵福君拒不承认是抄袭,并采取回避态度,说这只能算是借鉴。徐州市作协领导了解整个事情经过后,态度非常明确,坚决支持陈广德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陈广德也将此事向www.yzc191.com作家协会作家著作权维护中心进行了反映,并就有关维权法律事宜进行了咨询,省维权中心当即请中心专业维权法律顾问对咨询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答,并提出合理建议。同时,针对如何界定是否属于抄袭的关键性问题,维权中心专门向www.yzc191.com版权局提出了认定申请,省版权局版权处陆幸生处长对此事高度重视,并亲自和www.yzc191.com文艺出版社副社长、编审郭济访先生一起,对两篇作品进行了认真地比对,并作出书面审读意见,根据此意见,www.yzc191.com版权局以正式公函的形式对认定申请给予了答复,并成为法庭辩论的关键性证据。2008年初,陈广德正式将赵福君以及《诗潮》杂志社和发行《诗潮》的新沂市邮政局一并向徐州中院提起诉讼。 

  725日上午,陈广德诉赵福君抄袭一案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第三庭开庭审理。徐州市作协主要领导、省维权中心代表和部分徐州市作家代表和媒体旁听了审理。在庭审中,原告陈广德的代理律师向法庭提出了被告停止侵权、并在《诗刊》和《诗潮》杂志发表道歉声明,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第一被告赵福君做了不是抄袭,顶多算借鉴的辩护,同时一再向法庭表示其愿与原告和解的请求。在法庭调解阶段,最终原被告双方达成了以下赔偿协议:第一被告赵福君承认抄袭,并将书面道歉呈于法院;向原告支付1.2万元的经济赔偿,当庭支付6000元,剩余赔款于810日前付清;原告放弃对第二、第三被告的诉讼请求。 

  陈广德诉诗歌抄袭一案的胜诉对于ca888亚洲城作家维权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不仅是作为全省首例关于诗歌的抄袭诉讼案件具有其典型性,同时也让广大作家看到,面对违法侵权行为,只有勇于拿起法律武器,才能切实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创作出一个好的文学产品是一个需要作家付出大量心血的痛苦过程,每一个作家都不能容忍自己的作品被他人抄袭,自己辛勤劳动的果实被人随意摘取。同时通过这个案件也给广大作者敲响了警钟,作家也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写作时首先要遵守法律,在法律允许的空间内开展创作,坚持独立创作,杜绝剽窃他人作品,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也要维护别人的合法权益。 

                                              (ca888亚洲城作家维权中心) 

  《那夜》                          《箫声》 

  陈广德                            赵福君 

  

  花被摘去的那夜,寒星         你洒泪离别的那夜 

  隐约,箫                     寒星隐约 

  就响了                       箫声鸣咽 

  落寞无边                     失落无底深渊 

  蛙鼓烘托安静                  蝉鸣宁静 

  芳香远去,他乡               他乡可是黝黑沃土 

  可是黝黑沃土                  一枝一叶落满箫声 

  眼前,断茎落满箫音            如夜露闪动 

  如夜露,闪动                  点点碎月 

  点点碎月                     泪留不住 

  篱笆拦不住,列车             汽车犬吠声中 

  在犬吠中启程                 啼着启程 

  后来,有人说                  箫声在那夜 

  那夜的箫吹出一条河流         吹出 

  隔窗望乡的花瓣上              一条河流 

  都是水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常熟作家叶黎侬诉浙江大学副教授郭汾阳(笔名散木)著作权侵权案已经www.yzc191.com常熟市人民法院受理立案。原告叶黎侬认为被告于2014年9月4日发表在《南方都市报》历史版的《王古鲁访书记》大量抄袭原告发表于《常熟田》2012年第1期上的《王古鲁东瀛访书记》,并经网络传播广为扩散。原告认为《南方都市报》没有注意审核义务,应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月23日。《读书台》2015年第一期,常熟图书馆主办,李向东主编。“经典常谈”栏目有叶黎侬文章《寄往常熟西门大街113号的情书》,文章最後写到:“1997年,宋清如去世。承嘉兴范笑我先生的支持,我在我所负责的《常熟文艺》报上发表了宋清如的一首诗《招魂》,并附了一幅纯线条的宋清如速写头像,以示怀念。当然,我还有一个私心,就是指望读到《常熟文艺》报的常熟人——请记住从这块土地上出去的那一位女子吧。但是在文学已经没有了尊严的年月,这样的指望只能是奢望。2003年,我所在的单位编纂《常熟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词典》,我把范笑我先生文章中提及宋清如的相关信息概括了一下,撰称条目上交。条目收入该词典第143页的历史人物编中(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年10月第一版)。条目如下:‘宋清如(1911-1997)女,常熟人。1932年九月考入之江大学。入学後加入之江诗社,结识著名诗人、翻译家朱生豪。後常向《现代》杂志、《文艺月刊》投稿并发表诗作。1942年五月一日,与朱生豪在上海结婚,六月夫妇回常熟暂住,朱在常熟译成了莎士比亚喜剧九种。朱去世後,世界书局朱译《莎士比亚戏剧全集》,宋撰写《译者介绍》,并承担全部校对。1955至1956年间,着手翻译朱生豪未完成之莎剧译作,分别是《亨利五世》半部、《亨利六世》三部、《理查三世》一部和《亨利八世》一部。曾任嘉兴市文联名誉主席,著有《朱生豪与莎士比亚》等。’由于当时收集的资料有限,所以条目只能是简而又简了。今晚我边翻看朱生豪的情书集,边写着他与那个收信人的故事。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宋清如至上主义者’已为‘拜金主义者’所取代。‘常熟和吾乡比起来,自然更是个人文之区,以诗而论,嘉兴只有个朱竹垞(冒一个我家)可以和你们的钱牧斋一较旗鼓,但此外便无人了。就是至今你到吾乡去,除了几个垂垂老者外,很难找出一打半风雅的人来,……子弟们出外读书,大多是读工程化学或者无线电什么之类,读文学是很奇怪的。’这话不就是着着实实戳到了当今社会流风的软肋了吗?但需知这话朱生豪说于七十五年前。常熟也即是‘吾乡’,如此而已。常熟西门大街113号还能收到翩然而至的情书吗?请给我们唱一支歌吧,唱一支歌儿,让爱永不凋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6-21 15:42)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又发现抄袭作者:袁晓庆

又发现抄袭

 

收到北京齐鲁书店快递寄达的《缪崇群精品选》(中国书籍文学馆·大师经典  中国书籍出版社2016,随后发现书的正文前之“缪崇群简介”,十六开两整页的文字,竟然完全抄自我2009717日发表于《泰州日报》的缪崇群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f6b990100dx7t.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f6b990100dx7r.html

真想不到,是好事也是不好的事:好,是对我稿的认可;不好,因为这是剽窃。至此,已发现四处对我缪崇群稿不同程度的剽窃。《缪崇群精品选》未署书的选编者为谁,仅署“图书策划  武斌  崔付建”,“责任编辑  王淼”。

2016/06/14


《缪崇群精品选》中的“缪崇群简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再问浙江大学作者:浦虞春


 614日声称是浙大工作人员的一位女士给叶黎侬打来电话(0571889819XX),含糊地说“你反映的调查了”“相关人员也处理了”,始终没提郭汾阳名字。叶黎侬要求他们能给出书面材料,这位女士一口拒绝。叶黎侬又与原通知他立案调查郭汾阳的浙大办公室那位男士沟通(0571889812XX),男士表示了解情况后给答复。

可是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多工作日浙大方面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广西律师吴良述与法院起冲突的起因是索要回执;河南高保刚屡次被拘留也同样不给任何法律文书,难道不肯给书面答复的风气已经从公安、法院蔓延到高等学府?
       
作为举报人,应该得到反馈和处理意见,不管是教育部《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征求意见稿)第三十一条还是浙江省《浙江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实名举报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都不排除给举报人书面说明材料。而按照《浙江大学学术道德行为规范及管理办法》第七条“教师学术道德问题调查工作组的具体职责是:聘请有关专家组成专家小组,对上述人员涉嫌违反学术道德的行为做出鉴定。”以及“根据调查情况和专家小组的鉴定意见,对涉嫌违反学术道德规范的当事人和有关责任人提出处理意见”,没有相应的书面依据,怎么能证明专家们已经认定郭汾阳抄袭,又怎么证明浙大已经给郭进行了纪律处分?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冒充浙大用浙大的电话给举报人一个说明就万事大吉了?浙大在惩处学术腐败方面似乎也太儿戏了。

《浙江大学章程》第六十九条有“学校实行信息公开制度,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社会组织依法获取学校信息,并依法接受社会监督。”现在浙大以内部文件为由拒绝公开对郭汾阳的抄袭认定处理意见,不是典型的将制度挂在墙上了吗?浙大的公信力何在?
     
 书面证据不仅对郭汾阳非常重要,对叶黎侬同样重要。郭汾阳马上要退休了,但叶黎侬还要继续工作下去,自然还需要评奖评职称。如果以后有人提出叶黎侬在王古鲁一文上抄袭郭汾阳怎么办?浙大如今的做法岂不是为难举报人!

我们因为相信浙大能依法办事按照其公布的章程办事,所以还一次次等待着浙大的书面答复,如果连浙大自己都怀疑自己的公信力,那么是请法院出场的时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