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88亚洲城_朱蓉(泰州):背上的温暖-yzc191亚洲城网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朱蓉(泰州):背上的温暖

2019/10/25 21:20:18      来源:yzc191亚洲城网      人气:69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个神奇的摇篮,它伴我度过金色的童年,那就是母亲的背脊。

   儿时的我跟着祖母,母亲在离家几里路的湖北口村教书,早出晚归,那时候,乡间的土路是靠双脚来丈量,来去需步行一小时;父亲在公社办公室上班,工作繁重辛苦,经常加班到凌晨。我一岁半的时候,祖父身患重疾,祖母既要照顾摇篮里的我,还要昼夜伺候不离床的祖父,母亲决定带着襁褓中的我去湖北口上班。

   母亲每日早起后格外忙碌,打扫、做饭、洗衣......一切停当,朝霞尚未升起,月儿还悬挂幽窗。在凌晨的微光中,母亲背着我,踏上漫漫征程。母亲瘦弱,背脊却柔软安稳,趴在她的背上,感受母爱的暖心舒适,幼小的心中,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愉悦幸福。乡道悠悠,暮归的老牛留下深深的足印,使小路更加崎岖不平,母亲的背像晃悠悠的小船,摇着我,甜甜睡去。

   四季更替,岁月轮回,母亲单薄的背脊似一把保护伞,伴我走过风雨数年。早春二月,草长莺飞,聆听清晨欢愉的鸟声,吮吸路边馥郁醉人的花香和露水濡草的香气。夏夜,青蛙静静等待清风伴月的鸣蝉,我在母亲汗湿的背脊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听她讲述牛郎织女温婉动人的爱情故事。秋水长天,菊花飘香,金灿灿的稻子,熏醉了田地,沉甸甸的稻子,笑弯了腰杆,庄稼人看着天随人愿的好收成,往日的辛苦和汗水,被收获的喜悦冲散,古铜色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漫长的冬季,漫长的寒冷,冰冷的西北风裹着纷飞的大雪呼啸而来,吹得人抬不起头来,脸疼得刀割一般,羸弱的母亲顶着风,路面泥泞难走,随处可见坑坑洼洼的大小泥塘,她每迈出一步,泥浆四溅,雪花翻滚。一个人走路尚且吃力,甭提背着不轻的我,走一段路后,母亲就停下来,用力把我往上托一托,继续喘着粗气匆匆赶路。有次,母亲脚下打滑使不上劲,一个踉跄,猛地跪倒在雪地里,我身子一晃,忙用手揽住她的脖了,心中不禁一颤,这大冷天的,母亲脖子上竟全是湿湿的汗。母亲手撑着地,转头看我无恙,笑着长舒了口气。到了学校,母亲的棉裤已被雪水浸湿到膝盖,棉衣湿得发硬,套鞋里双脚浸泡的起皱泛白,而我被母亲包裹在厚厚的雨衣里,安然无恙。母亲用柔润的背脊给懵懂的我诠释了,怎样克服艰难困苦,做一个勇敢坚强的人。好在,来去的路上,常遇见几位同镇的教师,他们轮流背着我,让母亲轻松不少。父亲曾让母亲晚上住在学校宿舍,不要天天奔波劳累,母亲却淡淡笑道:家里一双老人,她放心不下。

   我年龄小又先天体弱,受不住长久的酷暑严寒,患了咳疾,这病如魔鬼的种子在体内生根发芽,每逢冬季,病症就如约而至,白日还好,到了夜里就不停咳嗽、胸闷,严重时气喘。母亲见我咳得撕心裂肺,喘得小脸煞白,愧疚难受之余,对我照顾更加精心,煲好冰糖雪梨水,温着,一听我咳嗽,便一羹一羹地喂入我嘴里。半夜,拉风箱般的气喘让我无法平躺,那份难受,似另一个灵魂鸠占鹊巢,心脏像张揉皱的纸。母亲扶我坐起,喂完药,揽住我,母亲的背脊,仿佛是一座坚实的堡垒,坚定守护着她最珍爱宝贝,我的心口一热,顿觉温暖安慰,母亲轻抚我的后背,慈爱地看着我,柔声哼唱:“睡吧,睡吧 ,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母亲的身上,一切那般美好安宁,渐渐,倦意上涌,呼吸慢慢平缓,在母亲轻拍中安然睡去。

   偶尔吃完药,喉咙里还会发出琴弦般的哮鸣声,母亲心急火燎,不管刮风下雪,亦等不得值班的父亲,凌晨时分就会返家,背上我一路小跑,那悠长暗黑的小巷里,回响着母亲急促凌乱的脚步声。到了医院,母亲脸上湿湿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多少个深夜和黎明,我与母亲就在急诊室度过。小时,惧怕黑夜,害怕生病,母亲背脊如大树,坚韧、挺拔,那浓密如叶的母爱,拂去我心头的无助恐慌,给了我战胜疾病的无穷力量。那时候的我,只有一个信念,不管前行的路上遇见怎样的坎坷,有母亲在,自己就不会孤单。

   之后的好多年,母亲又背着我,辗转各地,四处求医。那坚强的背脊如灯火,驱散我心头的阴霾,把暗淡苦涩的日子,照得温馨明亮。六岁那年,许是母亲的诚心与坚持感动了上天,或是上天不忍心看小小的我再受病痛的折磨煎熬,终于,在常州遇见一位老中医,往返十多次,吃了大半年的中药,治好了多年的顽疾。当医生告知母亲,我的旧疾只要保养得当,定不会再犯,母亲紧紧抱住我,眼圈红了又红。

   母亲老了,背佝偻了,曾为我遮风挡雨的背脊,在女儿的心间,是一首摇篮曲,永远哼唱着母爱。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
Baidu
sogou